:::
關於我們
展開 | 闔起
文章類別
展開 | 闔起
快速登入
:::

台江是一所學校 han - 河流教室 | 2015-10-08 | 人氣:256

直加弄圳與台江河川守護運動

吳茂成

2014/2/16  資料來源:《台江內海及其庄社》第五章

為解決菅仔埔鹽地缺水的困境,同治年間,菅仔埔居民就合力「築一小圳,灌溉數十甲之田園」,但是,敵不過風雨之災,慘遭「雨水沖壞」,加上「溪流淤塞,該圳不能蓄水」,想要修理,工費浩大,無力鳩資修圳。

這就是直加弄圳的由來!

光緒元年(一八七五),由直加弄董事徐元綽(焯)、吳三江,會同業戶,稟請臺灣兵備道夏獻綸,使用官款三千元,設霸重築直加弄圳,每年可收取水租四百餘元,光緒二年六月又毀於風災,由於修築經費不足,光緒四年起,再按田畝大小,抽取水租,「自直加弄起,至五塊藔東畔一帶止,每年每甲抽穀二石五斗;又五塊藔起,至竹仔藔、海尾藔、本淵藔西畔一帶止,圳尾之田每年每甲抽穀一石五斗;又魚塭利息勝於田畝,每甲均抽穀二石五斗,作為常年定額。」

總計直加弄圳「灌溉之田共千餘甲」,除了水租之外,從「曾文溪至安平之竹排,載貨遇壩,無論何貨,每車抽錢五拾文。」

明治二十九年(一八九六),日本政府清查外武定里地方公共設施,調查員白楚珩查報指出,直加弄圳的水頭在「鼎臍、北尾等庄」,水尾到「竿仔埔海尾等庄」,「中間設壩,以阻洩水勢!」

可見,直加弄圳不只灌溉田園,也是下游海尾寮、本淵寮西邊魚塭的引用水,這條直加弄圳,應是沿著菅仔埔港叉溪瀦的潮溝而築,才能引水洩水。

從灌溉區域來說,範圍自直加弄起到五塊寮東畔、鼎臍、向西南灌溉本淵、海尾寮西側魚塭,加上能從曾文溪循著直加弄圳,行駛竹筏到安平,中間「載貨遇壩」,須繳水路費,如此推論,直加弄圳的水路,應是今日的安順排水線。

這條臺江第一條水圳,可能從直加弄一帶的灣港、木柵港、大埤內港、堤塘港,接引曾文溪或新港溪水,一路灌溉鼎臍、和順寮農場、五塊寮、舊和順、從溪頂寮、出海尾寮、本淵寮西畔塭埔,圳路應不出今日嘉南大圳水路的範圍!

直加弄圳的經營方式,設「圳長一名,月給薪金十元,總司其事」;僱「霸丁四名,月給薪工四元,以司開閉壩門」,水漲開壩洩水,水平閉門蓄水;聘「圳丁四名,月給工資四元」,負責「分段放水灌溉,以免民人爭競」,同時「晝夜巡視圳堤,遇有小損,即時修補,若淋雨水漲,堤岸大壞,即報明圳長,轉報官衙,量明丈尺數目,召工估修。」

這條臺江菅仔埔首條水圳,大抵是在每年立冬之後,曾文溪枯水期,由官方僱工築埤岸,開通圳道,設置陡(擋)門,將曾文溪截入,灌溉下游田園魚塭,一到,夏秋雨季,陡門放開,以利行水!

直加弄水圳每年修築費用需費「工本銀約二千元」。

光緒十七年(一八九一),《臺陽見聞錄》記載「收成八分」,因此,水租費也打八折繳納。

很可惜的是,明治二十九年(一八九六),日人領臺之時,直水弄水圳就荒廢不存,否則,菅仔埔農漁業發展,應能夠在日治之前,提早加速發展!

直加弄水圳荒廢之因有二:

一是因灌溉區的土地,「郡城紳富之業居多」,但是按甲抽收水租之時,這些地主請託「經理之紳士」,彼此相護,例如十甲田僅報八甲水租,以致「貧民絲毫無漏」,而紳富俱「以多報少」,短繳租費。因此,全年水租,連同壩費收入,僅約「一千四五百元」,每年維修費短差五百元,入不敷出甚鉅,「遂致廢墜」。

二是因為直加弄圳「地勢頗低,如遇秋霖暴雨,即被溪水沖壞,且易於淤塞」,加上附近居民聽說,曾文溪北岸的後營庄修圳之後,「溪流之水必沖入庄,淹沒家屋」,因此,居民再次稟請官方「勿修」,就讓直加弄圳,隨其水勢,或沖或淤或塞,恢復其原來潮溝的面貌。

直到,明治二十九年(一八九六)八月一日,內武定里事務取扱委員曾金甌,再提建議,希望日本新政府重修直加弄大圳,以利臺江菅仔埔濱海魚塭灌溉。

曾金甌重修直加弄圳的建議,後來成真,為今日嘉南大圳各排水路奠基!

明治四十年(一九O七)日本政府在修築虎頭埤之後,即考量到修復直加弄圳,帶來的豐沛水利,「可灌溉安定里東堡及外武定里田園二千甲」,遂展開工事調查,但因「工費浩大,至少亦須十萬圓」,無法立即進行。

大正六年(一九一七),才由三崁店糖廠與臺江菅仔埔庄民合作,浚渫直加弄圳舊水路,開掘新排水溝,讓原來溪心藔.安順藔及海尾藔三百七十多甲的魚塭變蔗田,提高土地生產利潤!

三崁店糖廠所開築的排水路,應該在大正九年(一九二O),被納入嘉南大圳排水系統,成為今日的安順排水、鹽水溪排水支線!

嘉南大圳築成後,臺江菅仔埔鹽地才能種出稻米,居民的飲用水品質也獲得改善。

這是臺江菅仔埔土地改良的第一步,也邁向現代農漁業的第一步!

有乾淨的水源,菅仔埔生活衛生條件,也才逐漸提升。

近溪鄰圳,似乎是工業區選址的最愛。這原是農業發展的最佳區域,但是,發展工業之際,最先犧牲的卻是這些良田淨土。

今日六塊寮、安順、曾文溪、鹽水溪排水線流域內,共有六座工業區,包括南科、安定、中崙、總頭寮、和順、永康工業區及下游的科技工業園區,可說是臺南市工業區密度最高的區域。

這些工業區的廢水,率皆排入嘉南大圳排水線,若未加處理,污染之嚴重,可以想見!

事實上,到了二OO二年之際,原本農漁業引用的嘉南大圳排水線,溪水甚至轉為紅色、藍色、黑色,污染最為嚴重,直接流入今日的台江國家公園,水清見底之貌不復見,以致於下游海尾、大源塭等魚塭,只能收集雨水來養魚。

一如十八世紀的臺江海坪公共財之爭,二OO二年起,鄰近和順工業區旁的溪頂寮安東庭園社區住戶、台江文化促進會,遂發起臺江河川守護運動。

早在,二OO二年一月,安東庭園社區就與溪頂寮保安宮合作,在嘉南大圳和順工業區堤岸,進行「土肉桂」植樹行動;二OO二年八月,更提出「台江水系博物館」構想,建請台南市政府恢復台江水圳路的親水空間,廣植林徑,讓安南區成為台南市的威尼斯;二OO二年九月,因為公學路拓寬,聯合在地文化工作者,搶救台江老水利站─和順灌溉站及長安水路工作站,爭列古蹟。

這一場台江河川守護運動,川流不息至今。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