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lider image
:::

shelly - 保存歷史城區 | 2018-03-23 | 人氣:125

撰文/黃建龍/台南公民智庫執行長

長期以來,我們的島民對水是充滿畏懼的。但一個四面環海的台灣,加上渡海而來的漢人及南島語系的原住民,所匯集而形成的台灣,竟然對「水」,非但不是親近反而是疏離,甚至帶著恐懼。到底是為什麼?

回顧台灣近百年的歷史,可以窺見一些端倪,日治時期的台灣,並沒有對靠近海洋有太大的干預,除了出海航行、捕魚以外,尤其明治維新後,海軍是日本重要的發展重點,而城市內的河道,並沒有被加蓋、廢棄或填平,顯然城市與水的關係,仍是平和共處,從許多老照片可以看到日治時期的台灣許多城市中的水道的景觀維持的相當好,成為城市中的美好風景,公園中也都保有水景,如當時開闢的台中與台南公園。戰後的台灣,國民黨為了「反共復國」在台行威權的戒嚴體制,加上美軍駐紮,港口、海岸線之地成為軍事要塞,民眾不得親近,四面向海的台灣,面向海邊築起了高牆與碉堡隔離了人民與海親近的可能,之後接受美援的台灣,也一併接受了美國的公路建設為主的想像,加上中國內陸思維,城市中的河道不是變成馬路就是變成下水道,許多水道從原來的運輸功能,轉而成為排放城市汙水的通路,變成城市民眾厭惡的嫌惡處,自然讓他消失成為另一項「建設」。

失去的要再現總是要多費點力氣,在各地都是一樣的,諸如荷蘭的烏特勒茲(Utrecht)城市2030的計畫預計將火車站前已經消失的護城河河道再現,台灣近年來也吼需多類似的案例,如宜蘭的護城河再現,圃於過年前完工的台中綠川柳川的景觀美化工程,先不論其設計是否得宜,這些案例顯見,恢復城市內的河道水流這件事情,似乎已經開始獲得官民大多數人的共識,已經不同於解嚴前台灣對「建設」想像的需求。相互映台南從十數年前展開的運河整治的計畫,一直到年前引發大量討論的南河港及清水寺前舊河道重現天日,看來新的市民思維是傾向保存再現的,接下來的討論應該是如何再現,延伸範圍等的後續問題,河道之於台南,不只是城市景觀的問題,更是歷史的議題,這些原來具有不同功能的河道,串連起歷史與經濟社會的脈絡,例如最重要的歷史河道為在舊城市北端的「德慶溪」,他是十七世紀荷蘭人、鄭成功曾經航行的河道,歷經戰爭、經貿運輸一路道變成水溝,城市南端的福安坑溪,或是五條港擔負著十九世紀貨物進出口運輸的人工港道,日治時期的新運河,這些都是城市內重要的歷史水域,大部分也都已經「被建設消失」。

掀開這些舊記憶的歷史河道,不應該只是一個議題,他也將成為2018年開始,臺南公民智庫努力倡議推動的城市運動,這些歷史水域必須重新被看見,一個個被打開,從沉睡的地下被喚醒。

 

城市水域是目前台南面臨的挑戰,圖片取自荷蘭烏特勒茲(Utrecht)CU2030計畫網站

 

打開河道的工程在台灣越演越熱,但該怎麼進行,是我們深思的問題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
我們的工作
QR Code 區塊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