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lider image
:::

shelly - 保存歷史城區 | 2018-05-01 | 人氣:38
前言

文化資產對於各國儼然是一項非常重要且不可或缺的資源,UNESCO(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過往發表的「威尼斯宣言」、「雅典憲章」與「奈良真實性文件」等。

在在都揭示了文化資產的保存與維護工作是世界各國都要遵守的基本原則。台南市是全國歷史文化的發源地,從過去的歷史上來看,明清時期有很多渡海來台的先人剛到台灣的落腳處就是府城台南,在明鄭時期台南就一直是台灣全國的政治、文化和經濟發展的中心,荷蘭人在台灣修築的第一條街即位在台南安平區的延平老街(又稱台灣街)。

近年來各國文化資產保存的重點,也開始從單點單棟式的建築物延伸到線狀的長街屋範圍,更甚者已擴大至區域帶狀的整個街廓面(區)的視野來維護文化資產。

台南市具有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縱使因時代更迭或是其它因素造成部分老街原樣已漸漸走味或消失在我們的生活中,然而依舊有些老街仍然靜靜地躺臥在台南市區內,今年關於老街保存維護就是一種線性的文化資產保存,更是相關單位首要推展且責無旁貸的重點工作。

文化資產保存

 1982年國內制定了「文化資產保存法」,至今已經36個年頭了,其中當然也經歷過數次的法條增修或是文字微調刪改,最新版的文化資產保存法也在2016年公告實施,然而我們不該以為法條有經過多次修正調整,就認為文化資產的維護比以往更進一步,或是以為文化資產保存有比以往更上一層樓,相反的是文資法條之所以修正,卻是因為文化資產不幸犧牲而換來的。

                           文化的價值是不是會經歷一把火就蕩然無存?

 

近年來國內很多各界專家學者或是文化人,都投身文化資產的保存,這是值得可喜可賀之事,然而文化資產保存的重點不止僅著眼在「指定不指定」、「留不留」、「修不修」、「拆不拆」、「重不重建」、「文不文創」、「用什麼方式再利用(營利)」…等等之間角力。

我們都知道目前收藏於羅浮宮的蒙娜麗莎畫像,曾經也被裝修工人所偷走,但後世的我們皆該慶幸寧可這幅畫是被偷走而不是被火燒掉了,被偷走了至少還是存在世界上,有朝一日還能以原貌重見天日,反觀如果是被火燒掉了,就什麼都不剩不存了,不是嗎?

文化資產要能夠活化使用並兼顧保存其固有文化價值,在這個世代面臨到很大的挑戰,因此文化資產的防火安全策略是當前很多國家關心的議題。事實上近年來許多國家也都在戮力著墨於文化資產防災,除了火災預防,也同時著重於火災發生時,文化資產於災時第一時間的自我保全與啓動滅火功能,同時這些國家也擬訂了很多文化資產防災策略的架構與原則,這些都要歸功於這些國家的文化自覺與UNESCO歷年來對於文化資產保存維護的相關宣言與指導原則,以鄰國日本為例,日本在文化資產的保存工作中,將防火災列為最重要之課題,甚至在相關法規中亦納入了文化資產保存該有什麼類型的防災設備與相關軟硬體,文化資產防災工作因此有了明確的依循。

前車之鑑

觀諸過去四十多年來,國內發生多起老街火災的案例如:1975年台北錦西街木材行等80戶街屋火災、1976年嘉義阿里山沼平聚落街屋火災、2001年新竹湖口老街火災、2001年花蓮林田山日式檜木住宅群街屋火災、2004年嘉義奮起湖老街火災、2008年台北大稻埕數間街屋火災、2016年台中梧棲老街火災、2018年台南新化老街街屋火災等,這些老街中的街屋除了有部分設立店鋪做為營業用途之外,或許有依相關法令設置消防設備,餘多半屬於非供公眾使用建築物,現行相關的消防法令並未明確規範此類非供公眾使用建築物的消防安全設計,這些老街中的街屋年代久遠,內部裝修隔間材大多是以木料為主,且有些頂樓還加蓋鐵皮,一旦火災發生,不僅第一時間難以查察,待火煙成長蔓延時,火勢延燒迅速,短短幾分鐘內即會造成屋內人員有生命安全上之危害。

建立老街自主防災體系

由於國內文化資產主管機關為各縣市政府的文化局或是中央文化部(或文化資產局),對於文化資產防災除了在文化資產保存法及古蹟管理維護辦法上皆多多少少透過法條規定來指引出一個基本的防災及災時應變原則,但有很多老街上的街屋,是不具文化資產身分的,這些老街屋的所有人、使用人或管理人更應有「自己的財產由自己保護」的「自助」觀念,思考如何不讓老街屋發生火災或是不幸發生火災時如何能在第一時間將災害損失或人命危害的風險降低,另一方面可以透過與公部門軟硬體的「互助」,此外,近年來公部門持續推動老屋保存的相關補助計畫,應將老屋防火納入重點評估核發補助經費的重點項目之一,從「自助」到「公助」進而「共助」的三個步驟,由老街街屋居民自發性的強化防火意識,再連接公部門行政單位來逐步落實老街防火,建構老街公共安全。基本上可先由下列幾個面向來著手:

(1)推動老街居民防火意識與自覺

不定期於老街區內舉辦防火災講座,除了宣導老街居民防火常識外,也可由老街居民在會中分享自身防火災的見解與知識,以落實老街居民能具備有防火意識與觀念。

 (2)成立老街自主火災救援隊

透過老街居民主動參與成立或是結合老街現有的的志工隊或巡守隊等民間組織,火災救援隊平常也可以接受消防局或當地消防分隊人員的教育訓練,每年至少辦理一次「共助」消防演練,亦可由老街居民自發性地辦理消防演練,並設想不同的火災狀況來規劃不同的火災初期應變救援行動。例如以日本京都市政府為例,公部門只給予一次經費補助款以供自主火災救援隊購買所需基本滅火設備器具,此後不再補助,餘皆由各火災救援隊自行募款購置,這樣的作法是為了要符合火災救援隊的設置精神,由當地居民產生與老街(文化資產)的認同感,並與公部門建立「共助」目標價值,進而強化老街(文化資產)的防災、減災及滅災能力。

(3)設置老街防火設施

火災一旦發生,最重要的是能在最短的黃金時間內發現火勢,並在消防人員車輛到達前,老街居民能有初步的滅火減災能力,在日本隨處可見街上有設置滅火器及滅火水桶。

在日本老街幾乎沿途都能看見滅火器設置

 

街區內甚至有火災救援隊放置滅火設備設施機具的地方,除了火災救援隊的成員,老街附近的居民都應該會使用滅火設備設施機具,老街街屋內可設置簡易式火災警報器,以於火災發生的第一時間或是夜間人員就寢後發生火災時,能及早發出警報聲響告知屋內人員已發生火災,老街內的街屋如有改建、增建或室內裝修時,與各連棟建築物間可採用不燃或耐燃的防火界壁或防火材施工,街屋內炊事用火的處所可設計為不燃化空間等等。

街區內甚至有火災救援隊放置滅火設備設施機具的地方

老屋內也能看見火災警報器

 

結論

  清朝道光廿年(西元一八四○年)臺南六條街區(今中西區武廟附近)發生了一場大火,街區內數十間店鋪皆受祝融燒毀,道光皇帝敕頒了「防火章程碑」置於武廟,此防火章程碑後雖移存於大南門城碑林公園內,但此十條曉諭如警鐘在耳,告誡居民應互相遵守並不再讓火災發生,且碑文內亦規定民間應集資購置簡易打火工具,再交由街區內值年爐主保管,一旦火災發生,則由爐主鳴鑼集眾趕往搶救,這是台灣現存最早有關街區自主火災救援隊成立及街區居民如何因應火災發生及如何滅火記載的實證,亦是府城落實防火公共安全的歷史濫觴。

甫於上月於新化老街內發生住宅火災,幸人員未有傷亡情事,我們當應以此為鑑,除了持續關注台南老街的防火安全之外,也要逐步落實強化老街防火相關對策與展現積極作為,更期望國內不要再有老街發生火災,共同建構老街「防災安全環境」體系!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
我們的工作
QR Code 區塊
QR Code